•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军警小说[下载区]

《给北风带点利刃》作者:像火一样的来【完结】

时间:2021-06-19 13:19:1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02   评论:0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收藏《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一)

  引子

  朋友们都有难言的苦和长久的无奈,那种纠结的心压抑的欲求会伴随着每个有这样情节这样取向的人很久很久,或者是一生一世,所以我想给北风磨出刻刀的利刃,让那锋利的刀刃剔除伴随着每个朋友们的不幸……

  (一)

  田文斗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刚才老家来的电话让他烦躁的魂不守舍,尽管这样的纠结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天两天,爷爷过生日,爷爷今年八十几了?他竟然忘的一干二净,记得去年他请探亲假还给爷爷过过大寿,那场面至今还在眼前,可是现在自己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爷爷的年龄。

  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不是田文斗没有记住,是他从心理排斥或者说逃避那样的氛围,再有几天就三十岁了,爷爷奶奶对他这个长房长孙的期盼,母埋怨焦躁的叮许,亲朋好友热情的催促,都是他心理隐隐的痛。

  厕所有人吗?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果敢的声音,

  有。

  田文斗不假思索的应声答道,

  谁在里面呢?

  我。

  当他答完这个我字的尾音就明显中气不足了,好象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马站了起来好悬来个立正。田文斗的这间办公室和卫生间门对门,当初支队新楼落成的时候没有人选择这个房间,他又是支队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士官之一,关键是他的性取向与众不同,有那种逃避公众氛围的心理,如果从生理的角度也说不定还有一点淫秽或者偷窥的下意识,所以他很大度很坦然的就选择了这间三楼的办公室,支队机关同样也存在的为数不多的女,由于当初设计考虑到男多女少所以就没有给女特设单间,不知道谁养成的习惯,女进厕所前都要在门外喊一声里面有人吗?田文斗的办公室经常是半掩着门,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样的,也经常的戏虐的调侃一下那些年轻的女同事,让那些内急的女在厕所外面苦等,按耐不住就得往楼下的厕所跑,以至于有的时候其他男也学着女的嗓音来诙谐那么一下,可是今天不同,这个女人太不寻常,是支队的副政委。

  门开了,好象和副政委的脾气一样开的迅捷利落,

  小田,和我也开玩笑?

  虽然副政委脸上带着笑但是那种笑的里面明显有一些红晕,

  我…我…我不知道是您……,

  田文斗诺诺的有点上下唇错位,手也不知道是敬礼还挠头皮,脚并拢了不是不并拢也不是好象感觉有点直立不起来的堆缩,用现在的流行语说他不是囧就是窘吧。

  小田你违纪了,怎么在办公室里抽这么大的烟?

  田文斗不知道这是女政委是对刚才的不恭产生的报复还是自己对这个雷厉风行的女政委的不了解,霎时有点恍惚,但是他马上用这些年在部队里和战友磨砺出的睿智心机淡定了自己。

  不、不是政委,我这个房间特殊,您看我不是挨着这个吗……,

  田文斗说着手指着对面的厕所

  我抽烟是调节空气……,

  哈哈哈哈,这个女政委笑的没有一点含蓄,

  你的理由还是蛮充分的吗,

  说着话她就掐起了腰,

  是啊,政委,您看看咱们机关的窗户都是封闭的,您应该建议给我一些买烟调节空气的补贴,

  虽然士官混的年头再多也是兵,但是田文斗通过这些年同战友们摸爬滚打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长了一些心智,对揣摩领导的意图也有了很高的认识,特别是对这样强势的女领导,不卑不亢诙谐的抵抗是最好的一种手段。

  好小子,你等着我给你补贴,

  副政委的话音没落人已经飘到了厕所,那种急促的哗哗的流水声不亚于一个站着撒尿的男性,那种声音在田文斗的耳朵里是那么的清晰响亮……

  田文斗站着那里通过声音的传导感觉着政委的举动……,咔咔咔的高跟鞋没有离去几步就顿缓了一下,

  田文斗!

  到!

  田文斗回答的干脆响亮,好似新兵连时的机械化应答,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是!

  ……她叫我去干什么,是因为刚才我的唐突吗?不,从她的表情上看不是,这个平时连面都很少见的女人叫我去做什么呢?难道又是给我介绍对象,田文斗想到这里真的忐忑不安起来,他最烦最讨厌最害怕的就是人谈论起的他的婚嫁事情,他是天生的百分之百的雄性性取向的人,对女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尽管他在部队里用一种习以为常的借口给自己开脱,对付了很多人一年又一年的热情关心,机关里几乎尽人皆知的痛苦,家里的母给他包办了一个农村没有文化没有修养的村妇,父母的固执偏见和自己的坚持,就注定了他目前单身自律的一个行为规则……

  ……胡思想的田文斗不知道自己敲没敲门就进了政委的办公室,女人的表情就是瞬息万变,这也是田文斗讨厌女性的一个方面吧。

  来,小田坐,坐坐坐,

  政委的大方热情到让这个身在漩涡里的田文斗更是云里雾里僵直着身子坐在那里捧着政委递过来的茶杯,烫也不敢松手。

  小田,原定姜涛和贺参谋一起去接兵,可小姜的母亲前天让车撞伤了你们都知道,正好刚才看见你我想让你和贺参谋一起去,你有什么意见吗?

  哦,原来是这个事情,田文斗马上松了一口气,但是一丝愁绪也毫不掩饰的铺上了他的脸颊,

  怎么,小田有什么难处吗?

  不,不是,政委,您知道今年士官改革,我这下一步还没有着落,您知道我的条件,我……

  哈哈哈,女政委还是用那如男人爽朗的笑声打断了田文斗没来得及表述的苦衷,

  小田,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

  田文斗一脸的迷茫,

  你的事情昨天就研究完了,我记得好像你的事情每次都是支队长亲自过问的吧,哈哈哈,这后面的笑声里好像隐含了什么……

  当过的兵的都知道,转士官或者士官晋升是需要很大一笔开销的,你需要找一个强有力度的人,然后破费一笔不小的开销,因为都知道一年士官的工资,这笔开销和那工资有一个性价比,如果在研究的会上,哪个领导给你说话了,就代表你是哪个领导需要照顾的人,你的那笔破费也是破费在那里了,那个替你说话的领导自然的也就是她笑声里隐含的那种意思了,这个在部队里已经形成一种潜规则。实际这几次士官晋升田文斗从来都没有着急过,或许他转成开始的自愿兵就是一种被被自愿,他心里有数,他有一个隐性又显现的强有力的后盾,表现给政委的只不过是一个牵强的借口罢了。

  田文斗不知道是怎么进去的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出来的,支队长,支队长,这个官衔这个称谓是那么刻骨铭心,不知道比他所有的烦恼加起来还多了些什么,可以说他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着什么……

  老田!

  嗯,田文斗迷迷糊糊的答应着,抬头一看是机关的小通信员付建,老田是兵龄短后辈的对田文斗的昵称吧。

  老田,找支队长啊,支队长在里面呢你进去吧。

  田文斗陡然才恍然大悟的发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站在支队长的办公室门口,付建说完就走,支队长的门半开着,田文斗已经看见了支队长的眼睛,这说明支队长也同样看见了他,虽然他在支队长的眼神里看到一晃而过的惊讶,但是马上又感觉了那道眼神的沉着,同时也听见了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这个声音时常的出现在田文斗的夜里梦里……

标签:文斗  政委  支队长  这个  小田  给北风带点利刃  
相关评论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