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帅哥小说[下载区]

《碎阳》作者:四野深深【CP完结】

时间:2021-06-08 01:39:4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36   评论:0
我们对《言情小说网》地址不定期更改,收藏《言情村www.yanqingcun.com》永久不丢失!
  楔子

  祁念梦见过祁洺。

  那个人只有一个身影,没有五官,没有具象。

  梦里的一切实物都很陌生,包括他自己。只有感觉是熟悉的,而且是烂熟。

  他躺在床上,鼻息间飘着难闻而刺鼻的霉气,眼前是染满灰尘与起潮的屋顶,明明不在夜里,但视网膜上却像蒙了层色的透明壳子。

  祁念浑身开始不自主地发颤——有一双手从他小腿一路往上摸了上来。

  那人连声音都不真切:“小念,恨我吗?你恨我吧,你觉得一切都是因为我,是我让你变成今天这样的吗?”

  祁念的双手僵在身躯两侧。因为在与无形的桎梏在做着挣扎,他猛烈而疯狂地抖动,骨瘦嶙峋的臂膀死死用力也只能让血管暴起而已。

  一切都很混沌,他声泪俱下地乞求,狼狈不堪:“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我不认识你,我什么都没做错啊,不是我的错啊!”

  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对方不为所动,发出一声叹息似的笑,藏着讥讽与轻蔑。

  祁洺将手在他脚踝、膝盖和腰间轻轻划过,打转,摩挲,激起一片片皮疙瘩。祁念宛如一头待宰的羔羊,但屠夫将屠刀一遍遍举起,冰冷的刀刃一次次刮过他的颈喉,却迟迟不曾落下。

  命运待他不曾好过,即使是在梦里。

  祁洺附在耳畔,气息像条狰狞的蛇钻入他的耳孔里,那声音无情地说:“小念,我也什么都没做错啊,你不能怪我,谁让你是我弟弟。”

  祁念哆哆嗦嗦呜咽着,泪水流进自己的里,又咸又涩。

  他没什么原则,他的立场至始就建立在摇摇欲坠的残骸之上:“那我不怪你……不怪你了!求求你,你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那人又笑了一声,俯身在他额间亲了亲:“不好。”

  轻飘飘一声落在耳膜,刺入他的喉管和心脏,额头上奇异的触感将他心智麻痹,他便任人鱼肉,鲜红的血液四溅成一簇簇娇艳的花朵。

  残忍又绮丽。

  下一瞬,床下莫名探出一双手交缠上他的腿,犹若无骨却能将他一点一点往下拽去,拽去深渊。

  祁念将眼泪糊了满脸,他想大声嘶喊,求救也好,求饶也好,却已喊不出声。

  窒息感愈演愈烈,他在不可违逆的下坠力中,拼命挣扎扭头去看祁洺,那个模糊的人影似乎又在笑了。

  没有人要放过他。

  他要被吞没了。

  祁念没满三岁的时候,还是个不识人间疾苦,不懂何为残忍的糯米小团子,哭了闹,喜了笑,胖胖嘟嘟,天真无邪。

  那时候的小祁念要是闹脾气了,严重的时候爸爸妈妈的怀抱都不太管用,保姆刘妈更是直接被他视做空气。

  只能盼着家里另一个稍大一点儿的小孩来摆平这个小团子——只有哥哥来哄他时最管用。除了因为爸爸妈妈平常很忙,不常陪他,他跟哥哥最亲近,还因为哥哥会把从幼儿园获得的小太阳贴纸在他眼前一晃一晃。

  那小太阳闪闪亮亮散着金光,随着光线照的变化还会一明一暗地变色,最能吸引小祁念的注意力。

  然后祁洺就小手一杵,往那只更小的小肉手里塞。小太阳就被贴在了他手上。

  “念念,给你的。”

  小祁念哇哇地哭声变小,他缩缩鼻子,眼珠盯着手上的小太阳,再转一转去瞧哥哥。

  见哥哥一副“你乖乖的哥哥才跟你玩”的表情,他嘟着,悄悄伸出一根手指摸摸那个贴纸,也不哭了,只是鼻子里还冒着鼻涕泡。

  何瑜偶尔恰好在一边见了,也会倏然笑笑,摸摸她宝贝大儿子的头,然后用纸揩掉祁念的鼻涕:“小念听哥哥的话,不准再哭了。”再转头对祁洺夸奖般地嘱咐:“洺洺照顾好弟弟。”就让两个孩子凑在一堆去玩儿了。

标签:小太阳  哥哥  放过  一声  祁念  碎阳  
相关评论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